呼市设计界寻路市场

呼市设计界寻路市场

  呼和浩特紧靠首都北京,设计产业的起步并不算晚,但作为一个西部城市,由于早期呼市人民生活并不富裕,设计市场需求低迷,设计理念更新滞后,设计产业与东部沿海城市相比相对滞后,发展进程缓慢。

  在这座历史悠久、风光秀丽的塞上名城,设计师、家装公司和材料商都希望建立良性合作,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早已对“回扣”表示厌倦,也有一些设计师和家装公司尝试建立“设计费”制度,让设计的价值可以在阳光下得到最大程度的认可。但事与愿违,从目前呼市的设计市场来看,“设计费”的模式并没有想象的一帆风顺。呼市家装设计的市场与出路何在,成了开拓设计市场首先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设计费难收,只能用施工养设计

  “呼市设计公司的兴起大概在90年代中,发展至今也有二十多年历史。”内蒙古工大建筑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兼二所所长曹军说道。作为一名多年从事建筑设计的当地人,曹军见证着呼市设计行业的发展。“但基于呼市的大环境,家装行业起步晚,还有待成熟。”

  近年来,呼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家装行业在其带动下悄然升温,并带来家装市场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同时,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呼市人民更加注重通过消费提升生活品质,追求更加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设计概念慢慢深入人心。如今,本地公司如鑫耀装饰、亲亲我家装饰发展已具规模,外来大型装饰机构如东易日盛、城市人家、龙发装饰也凭借自身的雄厚实力在呼市这片土地上扎下了根,并赢得较高市场占有率。

  但,呼市地处西北,市场处于半开放状态,消费者消费观念和习惯还偏于保守。对房子的装修需求尚处于“满足使用”与“注重品质”之间的过渡阶段,呼市人民对设计费的收取还难以接受。“用施工养设计”仍是呼市家装行业的常态。家装公司普遍的特点是:重施工,轻设计。

  北京东方华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马飞指出,目前以设计费为主要收入的经营模式,还只适合有稳定客源的个人工作室,专注于求精的规模化经营,时机尚未成熟。据了解,润宇同创家装市场附近曾有一家名为“疯狂设计”的家装公司,规模较大,该公司以收取设计费为主,不仅提供硬装设计,还提供软装整体搭配。但维持不到两年,就倒闭了。

  “在呼市的家装公司中,能够光明正大的收取设计费的,也就只有零星的几家大公司,其它中小规模的家装公司一般隐去设计费,以全包或半包的套餐经营模式吸引消费者。但这两年市场大环境不景气,大公司的设计费也在不断打折,以保住原有的市场份额。但无论规模大小的家装公司,更多是注重施工和材料,因为这是他们的主要盈利来源,设计费只是象征性地收取。设计、施工、主材的一体化销售比纯设计起码高出40%的利润。”一位投身室内设计多年的资深设计师一语道破设计不得宠的缘由。

  这样的市场特点催生了装修公司的另一用运营模式——装修游击队品牌化。内蒙古金锤子装饰装潢有限公司便是其中的代表,该公司成立“金锤子工长俱乐部”,联合了呼市内30多个工长加入俱乐部,以业主和工长为服务对象,搭建起装修施工的委托平台。这个服务平台的最大卖点就是:去除设计这一中间环节,节省达40%装修费。

  设计素质参差不齐,高端设计师正在崛起

  呼市家装公司设计师一般分为业务型设计师和设计型设计师,一些小公司只有业务型设计师。业务型设计师日常工作重心更偏重于开拓业务,创造业务量。签单率高低成为家装公司对设计师考核的核心标准。设计师大多不会太关注设计,几张常用的装修效果图成了一些设计师在消费者那里的通关秘籍。

  此外,室内设计从业门槛低,很多学了几个设计软件之后就把自己称为设计师,人员处于饱和阶段,而且待遇恶劣。

  内蒙古亲亲我家帕萨尼高端设计师事务所设计总监黄睿夫对于室内设计行业鱼目混珠,设计价值不受重视,设计师处于装饰产业价值链底层的现状倍感痛心,“呼市装饰行业过于浮躁,很多设计师没有沉淀下来静心做设计。整个行业也显得很混乱,没有一股主导的向心力引领行业健康发展,缺乏整体的设计氛围,商业气息更为浓烈。”黄睿夫说,多年来他一直想扭转呼市设计行业的局面,纠正行业不正之风,但无奈个人力量有限,而本职的设计工作也让他无法经常抽身贡献更多力量。不过黄睿夫所成立的设计师事务所是纯属的设计机构,致力为行业培养更多专业的设计师,为呼市提供更为优质的设计土壤。

  值得庆幸的是,近年来呼市内成立了不少个人设计工作室或事务所,崛起一帮优秀的室内设计师,他们都是有设计理想的人才。王笑春就是其中的一个。

  王笑春早年在某大型家装公司担任高级设计师,近年出来跟朋友一起创办了无界室内设计工作室。谈及离开家装公司的原因,王笑春直言“觉得自己没有进步了。”王笑春表示,呼市各大家装公司,不管是业务型设计师还是设计型设计师,每个月都有关于工程和主材销售的考核任务。作为公司内为数极少的高端设计师,也难以幸免于难。设计作品受主材选择的限制,需考虑设计以外的因素太多,无法专注于设计。王笑春毅然决然地离开家装公司,在更为自由广阔的平台上,施展才能,追逐设计梦想。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引领家居行业发展脉搏的居然之家,继在北京打造首个以吸引高端客户为主的家装设计平台——居然之家顶层家居设计中心后,呼市的顶层设计中心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顶层家居设计中心主要以设计服务为主,杜绝设计师拿回扣,解决优秀设计师难寻现状。同时提倡设计师回归以设计为主的家装,不过多关注施工,更多地去引导顾客关注装修设计,引导家装行业走向更干净、透明的市场氛围,为呼市培育更多更优秀的设计师。顶层设计中心落成后,将在呼市引领起一场以设计为主的家装设计新风潮。

  跨界融合,洗牌加速 阵痛之后将步入正轨

  “纵观呼市家装市场的发展,设计价值在还没得到消费者普遍认可之前,家装公司的生存之道还只能处于求量式发展的阶段。”马飞认为,呼市大众的消费水平其实已经提高到一定程度,但消费意识却没跟上,消费能力与消费观念上出现断层现象。

  马飞的观点印证了呼市现如今正在经历的艰难历程。而经历阵痛之后,呼市未来装饰行业则会在步入正轨,往正确的方向发展。只是道阻且难,要迎接的挑战还有很多。

  贺彭是王笑春的无界设计工作室合伙人。他认为,呼市未来家装行业的健康发展之路必定是设计与施工分开,重塑设计的价值。正如黄睿夫所言:“未来室内设计的趋势,除了注重环保,对个性的表达、文化的诉求、色彩的运用、风格语言的把握、元素的运用都会有全新要求。设计作品的信息传达不仅仅是单一的视觉表现,更是充分利用‘五感’传达设计理念,以愉悦刺激的体验方式激发客户未曾感知的信息。”

  黄睿夫的观点和跨界融合极为类似,可呼市家装设计市场的现实情况与跨界融合还有一定的差距。“如今,呼市室内设计与软装搭配是分开的。业主一般都是在装修完成后,自主完成软装的搭配。设计费包含在施工里,确确实实省去了一笔设计费,但事实上,业主很可能多花很多冤枉钱在软装的搭配上。”壹然设计事务所设计总监郭琪说道。

  这几年设计界一直倡导“轻装修,重装饰”,对现在的装饰行业来说,这个概念已不陌生。郭琪表示,“轻装修”并不表示不重视装修,或在装修过程中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而是本着对业主负责的态度,为消费者减负的原则,尽可能的避免装修过度,高级建材的堆砌。“重装饰”不仅意味着追求细节的完美,在一面墙、一盏台灯、一张餐桌、一个壁画下功夫,各个细节的多变性、灵活性也将为消费者营造一个人性化、个性化的生活空间。

  尤其现代人对居家环境舒适度的要求日益提高,家庭装修业由以前的终生制演变成现在的多次重新装修。因此,如果能在家居设计中善用一些装饰而不是一味的侧重装修,这样不仅能够花少量的钱做出大的效果,还能减少日后家居设计因样式过时重新翻修造成的损失。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轻装修重装饰”也能很好的跟随时代的潮流,随心所欲的改变家装风格。

  谈及装饰行业未来的挑战,贺彭说:“挑战就体现在行业里,未来能赢取广阔市场的设计,必定是能够提供高附加值的设计作品。我认为,跨界才能推动设计行业进步。跨界才是当下室内设计师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