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倾销逆涌而来中国陶企如何自救

反倾销逆涌而来中国陶企如何自救

  近年来,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压力促使陶瓷产业积极求变。在应对国际贸易摩擦情况下,陶瓷出口企业一方面与协会积极合作,参与应诉;另一方面,也在寻求升级改变的机会。如受巴西对华瓷砖反倾销的影响,大多数企业将减少对巴西市场的出口,将重点转为新增的区域,开发中东、非洲等新兴市场。

  倾销(Dumping),是指一国(地区)的生产商或出口商以低于其国内市场价格或成本价格,将其商品抛售到另一国(地区)市场的行为。而反倾销(Anti-Dumping)指对外国商品在本国市场上的倾销所采取的抵制措施。一般是对倾销的外国商品除征收一般进口税外,再增收附加税,使其不能廉价出售,此种附加税称为“反倾销税”。

  欧盟对华陶瓷反倾销

  基本情况:近年来,中国出口到欧盟的陶瓷数量大幅增长,但关于陶瓷出口的贸易摩擦也开始大量出现,特别是在日用陶瓷这一领域。欧盟针对中国进口陶瓷的第一次正式的反倾销调查是在2010年6月1日,并在9月份,欧盟公布了关于中国陶瓷反倾销的最终裁定结果,这份决定将对原产于中国的陶瓷征收最高可达69.7%的惩罚性关税,并且这份裁定将一直执行到2016年9月14日24时。这一结果将让中国至少三分之一的陶瓷生产企业面临着转型或者倒闭,同时也会有大批陶瓷生产企业的工人面临失业,中国的陶瓷生产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近期,欧盟对华陶瓷出口企业反倾销调查呈现愈演愈烈之势,调查案件所涉及地区包括中国东、中、西部,其中,如江西景德镇等中国陶瓷生产和出口较大地区受到影响更甚。

  形式分析:中国陶瓷具有成本低、质量好等优点,一进入欧盟市场就得到了消费者的广泛认同,中国陶瓷在欧盟市场的占有率也迅速提高。由于欧盟一直崇尚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他们认为如果一种商品在欧盟的市场占有率过高将是对市场经济的损害,而限制中国陶瓷在欧盟的市场占有率也就无形之中提高了欧盟成员国以及其它国家陶瓷在欧盟市场中占有率,欧盟这样做和处理与其它国家和地区的贸易关系政策也是有关系的。对于中国企业自身来讲,中国的陶瓷生产企业数量多,行业自律性比较差,在对外出口的营销策略上,这些企业一般都采用低价迅速抢占市场的策略,但是这样做的话就会扰乱进口国家和地区市场的正常秩序。

  中国陶瓷出口遭南朝鲜征收反倾销重税

  基本情况:2011年6月初,南朝鲜贸易委员会作出反倾销复审判决,裁定征收中国瓷砖生产企业9.14%~29.41%不等的反倾销税率。7月中旬,南朝鲜对华瓷砖反倾销案即将作出最终裁定。6月29日,在终裁结果出来之前,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携手亚洲陶瓷、路易华伦天奴、亚细亚陶瓷等部分涉案陶瓷企业召开“反对南朝鲜对华瓷砖反倾销调查不公平对待讨论会”,针对南朝鲜对中国瓷砖产品征收高额且“不公平”的反倾销税的判决发出强烈的呐喊,表达了中国陶瓷企业在国际贸易上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不满和反抗。这也是在目前国内市场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先后遭遇欧盟与泰国反倾销之后,南朝鲜市场再“告急”,中国陶瓷行业面临“内忧外患”双重夹击。

  在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起草的申诉调查函中看到,斯米克陶瓷、亚细亚陶瓷及东鹏陶瓷等企业,在以往均以高于南朝鲜本地同类产品的价格出口到南朝鲜,并未进行产品倾销。但南朝鲜仍以高达29.41%的反倾销税率处罚斯米克陶瓷、亚细亚陶瓷,以18.21%的反倾销税率处罚东鹏陶瓷。此外,佛山上元陶瓷、新中源陶瓷在第一轮执行反倾销税时的税率是7.4%。而此次反倾销税率却调整至29.41%,这似乎更加表现出此次判决的“随意”、“不公”,以及判决法律标准缺失。

  形势分析:根据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统计,2008-2010年中国瓷砖进入南朝鲜市场每年的平方米及销售额为:2008年3354.9万平米,1.49亿美元;2009年2981万平米,1.4亿美元;2010年58.2万平方米,1.47亿美元。

  此次反倾销将涉及300多家佛山企业,其中不乏新中源、东鹏、路易·华伦天奴、雅士高夫等知名品牌。多家涉案企业表示,若反倾销税率最终确定,大部分佛山陶企对韩国的出口份额将大幅萎缩。自2010年6月南朝鲜贸易委员会对中国出口南朝鲜瓷砖展开反倾销调查开始,中国瓷砖在南朝鲜市场的销售就受到影响。据业界人士透露,佛山某一线品牌,2010年之前,其产品出口至南朝鲜总金额量每年达3000万美金,而在今年跌至200万美金。下降幅度之大,令人汗颜。

  巴西对华瓷砖反倾销或以价格承诺终止

  基本情况:自2013年8月开始,巴西对华未上釉瓷砖提起反倾销调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自立案以来,五矿商会积极组织企业进行行业无损害抗辩并组团赴巴西开展游说工作。自2014年9月开始,本案进入调查的关键阶段,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于毅表示,很有可能通过价格承诺终止本案。

  于毅表示,价格承诺方案工作最终将在 CIF 价格9.50美元/平方米,数量限制3000万平方米;CIF价格9.25美元/平方米,数量限制2750万平方米;以及 CIF 价格9.00美元/平方米,数量限制2500万平方米3种方案中确定一组。其中,面积与重量的转换公式采取:1平方米 =20 公斤。参与价格承诺的企业配额,将根据过去3年以来的实际情况,按比例进行分配。

  形势分析:通报会上,于毅主要介绍了价格承诺的意义。他认为,一方面,本案终裁结果难以得到低税率;另一方面,根据五矿商会对相关企业进出口情况的了解,以及对巴西出口形势的判断,今后对巴西市场的出口形势不容乐观。因此,从保证主流产品对巴西出口不受影响,不被挡在巴西市场之外,甚至可能从为企业增加利润的角度出发,价格承诺是目前可选择的最佳方案。据了解,只有列入价格承诺参加企业名单的瓷砖生产企业和出口企业,才能在价格承诺框架下继续对巴西出口非上釉瓷砖。同时,在出口企业通过向国内生产企业采购,然后再向巴西出口的情况下,生产企业和出口企业都必须是名单中的参加企业。名单中的出口企业不得向非名单的生产企业采购再向巴西出口,名单中的生产企业也不得通过非名单中的出口企业向巴西出口。

  可喜的是,“今年以来,巴西客户并没有找到适合的、可替代的进口商或进口来源地,”于毅透露,因此,此次巴西对华瓷砖的反倾销调查尚未对国内瓷砖的出口造成严重损害。但是,他认为,国内陶瓷行业形势在变化,如环保政策出台,以及稀缺陶土的减少等,企业亟待转型升级,以前的贸易方式已经不可逆转,对此,企业要有清醒的认识。

  哥伦比亚对华瓷砖反倾销

  基本情况:2015年2月25日,哥伦比亚调查机关发布公告对华瓷砖发起反倾销调查。根据我国海关统计,2014年我国输往哥伦比亚瓷砖产品金额为7476.7万美元,其中我市为 4613.56万美元。2015年3月13日,五矿商会在佛山召开哥伦比亚对华瓷砖反倾销应对及巴西瓷砖价格承诺执行情况通报会。会议由五矿商会法律部樊飞华副主任主持,于毅副会长、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出口地区四处赖春生处长、广东省商务厅公平贸易局岳阳处长、佛山市商务局王政副局长出席了会议。对哥伦比亚及巴西出口瓷砖的130多家企业代表参加了会议。此外,于毅副会长、赖春生处长一行参观考察了佛山市纳来建材有限公司及其产品设计部门佛山唯思创意产品策划股份有限公司,就哥伦比亚出口市场情况、巴西价格承诺对企业的影响、企业品牌理念自主设计的开发及推广等进行调研。

  墨西哥对中国瓷砖发起反倾销调查以美国为替代国

  基本情况:墨西哥经济部于2015年5月发布公告称,将对原产自中国的墙砖和地砖发起反倾销调查,多家佛山陶瓷企业受到牵连。墨西哥对华反倾销调查将以美国为替代国,以美国2014年第一季度国内销售统计数据计算中国产品正常价值,该立案决议自5月8日起生效。本案倾销调查期为2013年10月1日至2014年9月30日,损害分析期为2011年10月1日至2014年9月30日。

  形势分析:东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廖丹表示刚获悉这一消息,感觉企业非常被动。“近十年来我们都向墨西哥出口陶瓷产品,在墨西哥有很多稳定客户,这次反倾销对我们影响非常大。”廖丹提到,目前已有巴西、哥伦比亚等多个国家向中国瓷砖发起反倾销调查,现在又增加一个,可谓雪上加霜。

  佛山市商务局副局长王政表示,佛山陶瓷占了全国建陶出口的40%~50%,企业遭遇反倾销调查都应积极应诉,而企业也应提高产品附加值,不主张用低端产品占领市场。目前,佛山已成立中国瓷砖出口企业行业自律委员会引导行业出口行为。

  印度对华瓷砖作出反倾销新出口商复审终裁

  基本情况:印度对中国陶瓷反倾销案自2003年起至2008年已经五年届满,正当不少广东陶瓷企业兴致勃勃希望重回印度市场之时,印度当地陶瓷企业掀起反倾销"日落复审",企图再度将中国陶瓷挡在门外。2013年7月24日,印度对原产于中国的瓷砖作出反倾销新出口商复审终裁:不给予由佛山市强标陶瓷有限公司通过香港置业荣有限公司出口至印度的瓷砖单独税率,建议对佛山市强标陶瓷有限公司和香港置业荣有限公司均征收155卢比 (15.128 人民币元 )/ 平方米的普遍税率。涉案产品海关编码为6907、6914、6908。

  2001年8月,印度对原产于中国的瓷砖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2003年2月,印度对此案作出肯定性终裁。2012年4月,印度对原产于中国的瓷砖进行反倾销新出口商复审立案调查。

  形势分析:2001年印度对陶瓷反倾销案,无疑是广东陶瓷企业心中难以忘却之痛。当年8月,印度正式对中国陶瓷企业立案公诉,该反倾销指控一旦成立,将对中国陶瓷瓷砖片产品征收高额反倾销税,然而直至2003年2月终裁时止,中国没有一家企业应诉。于是印度终裁:自2003年2月起,对中国瓷砖出口印度按每平方米8.28美元征税,为期5年,其反倾销税几乎相当于成本价的两倍。高额反倾销税,使广东瓷砖在印度这个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大市场难有作为。

  自印度反倾销指控自动生效后,佛山众多陶瓷企业都对自己出口印度及其周边国家的计划开始作收缩的战略调整,此案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已经初显,菲律宾等国开始对中国产区的瓷砖课以高关税。对中国陶瓷砖提起反倾销或建立贸易壁垒并不能阻止中国陶瓷砖的出口,主要是因为在反倾销过程中,一些依靠低价和无序竞争来争夺市场的企业被淘汰,那些规范的企业和好的产品依然有很好的性价比和很强的竞争力。一些有实力、产品质量好的大企业经过“反倾销”后,无论是出口额、出口量,以及市场占有率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近几年来,印度的陶瓷企业生产及销售量均上升了三倍多。印度为保证其国内企业的发展及保住市场份额,对中国陶瓷企业提起进行日落复审,并且没有按照法律惯例进行延期,准备将对中国陶瓷企业的反倾销税由目前的200%左右,提高到317%。

  市场经济地位是反倾销调查确定倾销幅度时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反倾销发起国如果认定被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市场经济”国家,那么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就必须根据该产品在生产国的实际成本和价格来计算其正常价格;如果认定被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将引用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大致相当的市场经济国家(即代替国)的成本数据来计算所谓的正常价值,并进而确定倾销幅度,而不适用出口国的原始数据。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所有世贸组织成员皆一致同意最迟不得晚于2016年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就意味着,在2016年以前,在那些尚未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中,可以轻易对中国企业、行业提起反倾销诉讼,并以代替国的形式裁定出很高的惩罚性关税,这其中也包括了中国陶瓷砖。

  国际经济形式加剧贸易保护行为。世界经济复苏的脚步放缓,意味着各个国家将进一步加强国内的贸易保护措施。对于陶瓷行业而言,在现有的反倾销阵营中,还将陆续增加新的名字,而反倾销之于陶瓷行业,在未来几年中或许成为常态。

  巴基斯坦再次对中国瓷砖启动反倾销

  基本情况:2012年5月8日,巴基斯坦关税委员会曾作出了对华瓷砖反倾销的最终裁定,决定对原产于/自中国进口的瓷砖(瓷质砖、玻化砖、釉面/无釉花岗岩墙砖、抛光/哑光砖等)征收反倾销税。5月11日,瓷砖进口商联盟就最终的反倾销税向巴基斯坦反倾销上诉法庭提出异议。2012年10月1日,巴基斯坦反倾销上诉法庭撤消了反倾销的终裁决定,并将案件发回巴基斯坦国家关税委员会重新调查。因此,10月24日,巴基斯坦关税委员会重新启动对华瓷砖倾销案的调查。巴基斯坦国家税务委员会补充,反倾销调查的瓷砖将按巴基斯坦海关关税(pct)编码进行收集,包括:6907.1000(砖、瓦块或相似的物品。矩形或非矩形。其最大表面积以可置入边长小于7厘米的方格为限)。6907.9000(其他 )。6908.1000( 砖、瓦块或相似的物品。矩形或非矩形。其最大表面积以可置入边长小于7厘米的方格为限 )。6908.9000( 其他 )。6908.9010( 砖)和6908.9090(其他 )。

  形势分析:巴基斯坦如此反反复复的的反倾销调查行为,再一次为中国陶瓷企业遇到反倾有积极应诉敲响了警钟。行业分析认为,不排除巴方是自2006年向我国出口巴基斯坦瓷砖(相关批次)日落复审后5年期提出延长征收反倾销税的可能性,如果这样的推测成立的话,原先获得低税率的企业一样要提起应诉,否则也将等同于被征收平均惩罚性关税。

  我们尝试把目光放到东南亚整个地区,东南亚国家近年来不断发起对中国陶瓷反倾销调查,与这些国家在大力发展本国的建筑陶瓷工业不无关系。近3年来,东南亚地区仅从佛山地区就引进了许多建陶生产线设备,如压机,辊道窑,抛光机等,一些国内的建陶机械企业更在东南亚设厂生产。由此产生了与中国陶瓷尤其是中低档建陶产品相竞争的对手。当国内物美价廉的产品进入东南亚地区时,势必对这些国家的行业、企业个体造成不小的冲击。

  中国陶瓷制品出口频繁遭遇贸易摩擦,是中国外向型经济发展过程中需要经历的一个必然阶段。更有业内人士指出,陶瓷产品是中国传统大宗出口产品,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在国际市场占很大的比重,对国际市场价格有一定影响力,这必然会引起贸易摩擦。因为中国出口企业所具备的技术、劳动力资源的优势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面对来自中国企业的竞争,贸易壁垒是他们通常用来应对的手段。另外,中国陶瓷行业也存在一定的过度竞争现象,需要规范出口秩序。

  实施对策

  面对全球经济疲软,消费力下降,国际摩擦加剧的情况,中国陶瓷产业经历着严峻的打击。在欧盟、阿根廷、巴西陆续对我国陶瓷业发起反倾销后,中国陶瓷业到了反思的时刻:究竟应该如何赢得反倾销的阻击战?如何能够让中国的陶瓷业真正摆脱低附加值的困局?

  调整陶瓷的出口价格,制定条共同的底线。反倾销的目的在于抵制不公平价格竞争行为,低于正常价值出口就成了反倾销指控的首选目标。我国的陶瓷产品以质价比之优异,虽然在国际市场很受欢迎,但是一般来讲,我国陶瓷企业经济实力不是很强,根本不具备倾销的实力。近几年由于陶瓷产品竞争日益激烈,国内陶瓷企业大打价格战,为了防止少数企业为了某种利益,低价出口扰乱市场,除了按我国政府有关部门颁布处罚低价出口行为的规定,加大处罚违规企业的力度外,我国的陶瓷企业还应该团结起来,在出口策略,出口价格等方面共同进退,一起遵守一条共同的底线,自觉抵制低价出口行为,减少国外反倾销的诱惑。同时,通过建立健全的反倾销预警机制来防治反倾销。密切跟踪国际市场行情,深入了解国外反倾销的基本做法和反倾销规则,并建立一支有知识,懂业务的反倾销专业人才队伍,对反倾销进行专业的研究和专项预防,及时预测可能发生的变化及采取对策的系统,才能有效地预测反倾销的发生。

  提高产品多元化结构。陶瓷出口产品多元化,是有效规避反倾销的一个有力武器。业内专家表示,“反倾销”一般针对的是一类或某几类产品,而不是针对具体的企业,因此陶瓷出口企业就可在一种产品被“反倾销”之后,及时转换产品,以另一种产品作为开拓市场的主打。因此,我国陶企应该积极提高产品多元化,增强市场竞争力。

  提高产品技术含量,走品牌策略,培养知名品牌。这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个是国内品牌,一个是国际知名品牌。目前,我国许多陶瓷企业现在要做的是打造自己的品牌并推广到国际市场,塑造国际知名品牌。而在国内市场这一块,很多高端市场被国外企业占领。在2011年数据统计,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外商独资和合资企业达100多家,产品分别占中国建陶总产量的20%和卫生陶瓷总量15%,占中高档建筑卫生陶瓷的比例分别达到60%和90%。在三星级以上的宾馆的洁具采购中,国产品牌基本绝迹,被 TOTO、 美标,科勒等国外品牌长期垄断。令人欣慰的是,佛山部分陶瓷企业正在努力打造自己的品牌且已经形成诸如东鹏、鹰牌、金舵、新中源、欧神若等国际知名品牌。

  巧用营销手段,加强与国外企业的联营与合作。反倾销是进口国为保护本国利益对出口国试试的制裁行为,如果我国陶瓷企业能够利用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加强与国外的联系与合作。如:通过到国外建分厂或同进口国企业合资合作等形式,将产品进入他国市场,这样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达到绕开反倾销贸易壁垒、进军海外市场的目的。这是非常有效的手段,许多国外著名企业当初正是利用这一手段在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投资建厂而迅速进入我国市场的。另外营销手段要灵活多变,比如营销策略可以采取差异化策略、广告策略、专营化策略、价格策略等等,竞争手段可以采用展示营销、科技营销、服务营销、绿色营销和区域营销等措施,而不能利用单一传统的降价来解决问题。